局属单位

应急监测有多“急”?——三峡局赴西藏聂拉木应急监测纪实

来源:三峡局 时间:2020-09-15 作者:应急监测项目组 编辑:胡名汇

前 言

这是一个距离跨越3000公里海拔跨越4000米的应急监测故事。

8月上旬,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聂拉木县波曲河流域出现洪涝灾害。其中位于县城上游15公里左右的嘉隆措冰湖。该湖位于雪山脚下,海拔约4300米,进入夏天后冰湖融水加快,一旦决口,湖水倾泻而下将会对县城造成毁灭性的破坏。急需得到嘉隆措冰湖的库容、水深及地形等重要数据,为决策部署提供可靠的依据。

关键时刻,长江委水文局伸出援手,立即部署确保以最快的速度提交保质保量的成果。事不宜迟,水文局把任务交给了拥有丰富高原测湖经验的三峡局,要求迅速派人到现场指导测量,尽快提交资料。

经过研究,三峡局派出了两名技术骨干张黎明和王宇岩。


2020年8月15日21时

微信图片_20200914170547.jpg

正在云南测量的张黎明接到电话:马上停下手中的工作,明天回来收拾仪器到西藏支援,越快越好!张黎明是三峡局河道勘测中心的多面手,内外业样样精通,属于是西藏测湖的“老炮”,参加过所有西藏测湖的项目。

图片1.jpg

当时另一名测湖队员王宇岩也在同一天晚上接到电话。王宇岩是黄陵庙分局的一名年轻职工,小伙子不仅擅长外业测量,更重要的是拥有极强的吃苦耐劳的精神,各种条件恶劣的测量环境下他向来都是打头阵。


2020年8月16日白天

由于仪器设备太大太重,王宇岩一个人无法携带。张黎明没有从云南直接飞西藏,而是先回到宜昌再与王宇岩一同前往,也回家准备一些生活用品。张黎明一大早自云南西双版纳出发,经昆明转机到宜昌,于16日下午赶回宜昌。

2020年8月16日晚上

张黎明与王宇岩汇合。两人在见面经过短暂的沟通后开始准备仪器设备。准备乘坐卧铺火车连夜赶到重庆。

1600076046424030187-original.png

除了两个小行李箱外,图中间大的黑色箱子为测深仪主机,重约20kg,左侧细长的金属圆筒状物体为测深仪探头,重约20kg。由于邮寄或者开车送仪器都会延误好多天,为了节约时间,两个人选择了自己拖着100公斤的设备和行李踏上了应急抢险之旅。


2020年8月16日晚上11点30分

抵达宜昌东站候车室。与白天车水马龙的热闹场景不同,夜里的火车站显得格外安静,只有寥寥数人,安检员都开始打哈欠,张黎明和王宇岩也忍不住困意。但一想到未来几天那些可能出现的困难、未知的挑战,不免有些紧张感。

1600076085821001879-original.png


2020年8月17日早上6点

由于仪器设备较大,只能放在过道,未来确保安全到达,每次火车到站他们都要起来看一次仪器,重新出发后才能安心去床上闭着眼睛眯一会儿,睡得并不踏实。在颠簸的火车上折腾了一夜后,终于在早上6点到达重庆北站。

此时两人已经非常疲惫,但还不能停下前进的脚步,出了火车站后又赶往地铁站,尽快赶到重庆江北机场办理仪器和行李的托运,虽然十分疲惫,但是两个人一路上都在互相加油打气,开玩笑说这是“长征”,现在已经走完第一程,把行李送到飞机场托运才算是结束这次“长征”,笑着累着又继续开始赶路。

1600076166019006786-original.png


2020年8月17日早上9点

抵达重庆江北机场,两人终于走完“长征”,把重重的仪器和行李送上了飞机,张黎明和王宇岩到卫生间去做了简单的洗漱后才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吃点东西,飞往拉萨的飞机是下午1点,吃过早饭后两人就在机场候机厅的椅子上小憩了一会儿。

1600076214696006760-original.png


2020年8月17日下午5点

飞机准点降落在拉萨贡嘎机场,下飞机前张黎明一直在给王宇岩讲着此前在西藏测量期间的各项经历,王宇岩听得津津有味。谈笑间,飞机逐渐下落,距离高大巍峨的高原也越来越近,他的心里紧张又激动。

由于担心会有高原反应,张黎明特意强调一定要慢慢走,不要太快了。出机场后,蔚蓝的天空,清新的空气,强烈的紫外线,一下就让人兴奋了起来,王宇岩笑着说:挺好的,第一次走路就这么踏实这么稳。

当晚,西藏水文局局长阳辉,副局长洛珠尼玛,勘测队队长达平,副队长达瓦晋美,日喀则水文局局长达瓦次仁等领导同事亲切接待了他们,一见面就询问身体是否还舒适,有没有高原反应,随后在饭桌上简单交流了一下这次湖泊的情况,吃过饭后就回酒店安顿休息,第二天还有很远的路途。

1600076731557032118-original.png


2020年8月18日早上9点

张黎明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过来敲门问王宇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头痛呼吸急促等症状。到底是第一次来高原,王宇岩昨晚没有睡好,晚上多次醒来,显得有些疲惫,收拾好行李仪器,吃过早饭后,又再次坐上西藏水文局的测量车,先到日喀则市水文局与他们汇合,然后出发一同前往聂拉木县。


2020年8月18日中午12点30分

抵达日喀则市水文局,局长达瓦次仁非常激动,对于解决难题充满了信心。怕他们在奔波劳累中有所不适,仔细关心询问了他们的身体情况,随后就立即出发赶往聂拉木县。

1600076289790093832-original.png

聂拉木县位于中国与尼泊尔交界处,距离拉萨750公里,没有高速路,只有崎岖不平的国道。路上美景不少,还路过了珠穆朗玛峰公园,离珠峰仅70公里,但此刻再美的景色对于应急抢险队员们来说,也不过只是过眼云烟,还有更加重要的任务等待着他们。一路上,舟车劳顿的疲惫、极度颠簸的路途和还未来得及适应的餐饮让他们觉得有些难熬。

1600076339029060987-original.png


2020年8月18日下午15点30分

抵达拉孜县,因为此处属于中尼交接区域,管辖十分严格,所有人都需要在这里办理边境证。一路上张黎明和晋美队长特别关心初次来西藏的王宇岩身体是否有异样,因为不仅是没有充足的休息时间,路途还格外远,此时距离聂拉木县还有440KM,约8小时车程。


2020年8月18日晚上10点30分

在经历一路各种美景,从白天到晚上,从海拔3600米的拉萨,到路过海拔最高5800的米的区域,仅在吃饭和定日县附近停留几分钟外,一路狂奔12小时700多公里终于来到了希夏邦马峰(唯一一个整座山都在中国境内的8000米以上的高峰)的所在地------聂拉木县。抵达县城时已近午夜,此时距离接到电话通知48小时,从湖北宜昌到西藏聂拉木县总里程数已达3000公里。

县城位于群山脚下,夜晚漆黑一片,十分安静。而大部队车辆到来打破了这份宁静,收拾好东西一下车,冷的直哆嗦。可能是在雪山脚下,夜晚气温只剩个位数,八月的天里,宾馆的前台的炉火已在熊熊燃烧,这对于王宇岩来说的确是一个新奇的体验,带上的冲锋衣终于派上了用场!

1600076402783031162-original.png


2020年8月19日上午9点

多部门联合对县城的防洪形势及冰湖情况进行查勘。距离冰湖30分钟车程处,县城附近的堤坝受损十分严重。冰湖与县城有很大的落差,尚不知晓冰湖到底有多少水,如果库容很大,这么多水倾斜而下,对县城会造成毁灭性的破坏,所以目前采取开口放水的措施,以降低水位减小破坏力,因此准确的库容与地形数据显得极为重要。


2020年8月19日下午2点

起初对于如此高的冰湖情况,大家根据以往经验判断冰湖不会太深,地形应该也是大家所熟知的盆状。但在试测后,发现冰湖最深的地方竟然有一百多米,一下就吓坏了,这么小的湖竟然有这么深!都不禁担心了起来。现在开口的地方如果继续下挖很有可能造成溃口,后果不堪设想,并且湖边开口附近流速极快,如果发动机出故障皮划艇也会跟着开口流走,并且湖边是浅滩,皮划艇下水和发动机的安装十分不便,只能靠大家手把手把重重的各种设备传递到皮划艇上。

1600076534522024243-original.png

因此,大家在现场决定重新制定测量方案,加密垂线布置,同时加固皮划艇,检查发动机等各种设备的运行情况,一定要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尽量测的详细一点,同时对测量设备设施等各种用电设备进行调试。


2020年8月20日上午9点

正式开始测量,由于前一天的充分准备,测验任务按照计划顺利进行,圆满完成,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1600076561591008405-original.png


2020年8月20日下午3点

中午收工吃过美味午餐后,张黎明在餐馆抓紧进行基础数据处理和CAD成图的工作,把库容计算交给后方技术人员,并向日喀则市副市长汇报湖泊情况。

距离测验完成仅过去3小时,湖泊的重要数据与图形就已交至西藏水文局。在摸清楚湖的基本情况后,所有人悬着的心都慢慢放了下来。

1600076603558081060-original.png

2020年08月20日,在完全知道冰湖的情况以后,险情已消除。


后 记

任务结束后,谈起这次特别的体验,两位队员坦言:十分感谢各位领导和同事的关心,大家询问的第一句话永远是关心我们身体反应如何,有没有不适的反应,还有热情的西藏同事们,一路上照顾有加,时不时就问我们感觉怎样,不舒服要说出来,让人倍感暖心。

这已经是张黎明第九次前往西藏了,他笑称:“又多了一次特别的经历,虽然已经有了一些经验,对于诸多恶劣的环境也有了心理准备,但与以前相比,此次应急监测时间非常紧,虽然整体时间不长,工作强度却不小,仍然面临着不小的挑战。看到险情解除的那一刻,终于如释重负,所有的劳累一扫而空。回想起来,这次能够积累到应急监测经验,是一次十分宝贵的经历。”

而王宇岩是第一次参加西藏高原湖泊测量,他深有感触:“第一次到西藏测量,接到任务时还是很忐忑的。但是想到聂拉木县城的安危,当即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由于形势紧迫,我们没有时间在拉萨进行调整,必须尽快赶赴现场,这意味着高原反应可能会更剧烈一些。所幸我的身体扛得住。一切都是新的,学到的不仅是技术,更重要的是经验,由于空气稀薄,抬一个电瓶可能要付出比在平原好几倍的力气,要好几分钟才能喘得过来气,冰湖上的风很大,雪山脚下还有冰锥落下,十分危险,天气和气温的变化也十分频繁,太阳出来晒得人身上发烫,乌云密布就会冷的让人直哆嗦,测量条件极其的恶劣。但是,这次应急抢险之旅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积累了不少测量经验,也为聂拉木县城人民的生命安全贡献了小小的一份力。”



责任编辑:刘文艳
关闭